玄幻小说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收藏该章节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二十三章兄弟团聚

类别:都市异能 作者:陈帝 书名:烟王十九 更新时间:2014-03-17 17:05:41 本章字数:4916

是的。孙丽的确是一名漂亮地女孩子,水灵水灵地眼神之中,总是闪烁着一阵阵让人感到被爱的幸福错觉。

陈静风抱着她柔软的身躯,闻着她处子般的体香,沉入了一阵阵地矛盾之中。

如果说此时的他没有一点点男性的生理反应,那是演电影骗人的。上次他喝醉了酒,如果不是孙丽的一巴掌,可能精虫早已上脑的他,早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但是现在呢?孙丽的情感已经陷入了以自己为中心的爱情旋涡。她脆弱而需要慰藉的心灵,能经得起我的爱护吗?不。绝对不能这样做。还是那句话,虽然老子思想有些下流,但老子还不是禽兽!

不能因为自己的兽欲而害了这个不是自己一个世界的优秀女孩。我还有太多的事要做,我还有太多的理想要去实现,我还要找寻回家的路,我不能这样,真的不能这样。

轻轻拂拭着她额前的乱发,望着她因自己而憔悴地面容陷入了沉睡之中,陈静风内心一种惭愧,在现代老子惹下的风流帐太多了。不能把种再一次乱播,也不能把中国优秀的龙种播到这个我没有太多感情地世界。

“咳--咳”

身后两声轻微地咳嗽声,打断了陈静风的思绪。回头正见到高晓晓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以迷惑地眼神注视着陈静风二人。“嘘”陈静风用眼神制止了她想要说话的表情。轻轻抱起孙丽向小院里走去,留下一副欲言又止的高晓晓站在原地发呆。

片刻之后,陈静风走了出来。

“她就是我给你说的女孩子,那个喜欢我的孙丽。她太伤心了,睡着了。”

“哦---那我去客栈做事了---”

高晓晓内心有着一丝莫名其妙地酸味,转身向小院外走去。

“记得早些回来,我做饭给你吃。”

陈静风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温柔地说道。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哦---”

“是啊,高总。本来我就要做半个月的饭嘛---”

“你---你是小狗,你骗子。不和你说了,我去做事了---”

两句话高晓晓又恢复了以往的天真与可爱。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陈静风一声轻叹,多好的女孩子啊。不知道陈静风是在说高晓晓还是说孙丽。

正要转身向小院内走去,强强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来到了陈静风的面前。

“老大,大清早的,你搞什么啊?屋里那个女孩子好面熟是谁啊?”

“关你鸟事,闭上你的鸟嘴---”

“我承认我是鸟嘴没错啊,但也用不着你天天这样来说吧。刚才我去你屋里看到一个女孩子,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高总呢?”

“你没鸟事去我屋里干嘛---”

“没事。没事。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哦,你又皮痒了是吧---”

“不是。不是。我对老大的敬仰还是像昨天那样滔滔不绝---”

“还提昨天?找打是吧---”陈静风打断了他的话,狠狠地瞟了一眼强强。吓的强强什么瞌睡都没有了。

“老--大,你不是叫我提醒你。今--今天,你要去鬼谷子学院当老师---”

“哦,你不说老子还真的忘记了---”陈静风拍了一下脑袋,向小院里走去。

“我知道那是孙丽,我也知道老大发春了。真是有些期待,平时老大那么凶也有刚才温柔地表情,这世界的感情真他娘的复杂---”见老大已走远,强强自语道。

“强强,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老大,我真的没有说什么---”

“呵--呵--”一阵笑声,让强强抬起头来。看见是旺才在偷笑,强强一肚子鬼火直冒。

“你,旺才。想挨打了,是吧!”强强凶恶地说道。

“哦,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打我?我好怕啊---哥哥,你别打我啊---我怕怕---”旺才笑的更大声。七情六欲境界想和我九九归真境界动手,你不是--不是那个老大说的什么茅房里打灯笼---找(屎)死吗?

“给老子严肃点,你不拿镜子照照你现在的样子,完全是他娘的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吗?老大不是说过吗?做人一定要敬老爱幼。我比你先跟老大吧,一天不说你,你就长翅膀飞上天了---”

“可是我不是人啊,我是至强至圣的神兽啊---”旺才一听强强提到老大的绝世语录,像霜打的茄子---焉了。

“还他爷爷的顶嘴,想找打是吧。老大不是又说过吗---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它妈生的。做人做不好,还可以从头再来。如果你做妖都做不好,那可就做不了人了。因为人们会笑你是人妖。所以你他奶奶的今天别想吃早饭了,去把老子内裤,不是。衣服拿去洗了---”

强强说完,腰板一直,走了。只留下旺才一个劲地发呆,太高深了。看来,早点跟老大还是有好处的---

踏上去鬼谷子学院的高空,陈静风虽然心底还有些鄙视老唐的老奸巨滑,但一想想马上就能见到自己分别快三年的两位兄弟,内心充满了激动与兴奋。大哥,三弟,你们过得还好吗?真不知道他们的境界如何了。他们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人物,想必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吧。真是有些期待!

忽然山上一阵猛烈的罡风,吓得陈静风连忙停下了飞行的身子,停留在半空。

只见远远飞来一头长有十来丈,金光闪闪全身都是鳞甲而长有四脚的大莽蛇,挡住了陈静风的去路。

“哪里来的四脚蛇?敢挡你家陈大爷的路,皮痒了是吧?”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等一下,你小子刚才说什么?什么四脚蛇?老子可是五爪神龙---”

“你是五爪神龙?有身份证明吗?没有吧。吹牛,也不脸红!比你家陈大爷脸皮还厚,真是佩服佩服---”

“陈大爷?什么陈大爷?你是陈大爷?”

“嗯,叫的不错。乖,改天给你买糖吃啊。老子今天没空,闪一边去---”

对于这个世界的生物大多数弱智,陈静风嗤之以鼻。看来,老人当初说的话,越来越有道理了。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留下---留下什么呢---”

“留下买路财--”

“对,留下买路财!小子,举起手来,赶快投降吧。告诉你一个很不幸地消息,你被打劫了---”

“哦,我好怕哦。大哥,可不可以不要打劫我啊---”

“不行。快点。老子劫财不劫--不劫色”五爪神龙再一次想了半天才开口说道。

“大哥别生气,我可以把身上的钱给你,不过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这--好像没有这么一条啊?可以,你问吧---”

“你叫什么名字?”

“李香君--”

“今年多大了--”

“刚出生不到一个月--”

“哪里人---”

“什么意思啊,你不是只问一个问题吗?你骗人!”

“你是人吗---”

“老子是五爪神龙---”

“谁告诉你说你是五爪神龙的---”

“一个怒气冲冲的老太婆---”

说完,五爪神龙左右望了望,还一副怕怕地样子。

“哦,她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我打劫她的女儿,她女儿把她叫来了。你怎么还在问我?”

“我问完了。”陈静风老实的回答道,如果不是自己刚才运功发现这条五爪神龙至少是八面玲珑境界,他早就动手了。

“把钱交出来,不准叫喊。要不然老子--老子杀了你---”五爪神龙想了半天才凶狠狠地说道。

陈静风看到它像背台词一般别扭,差点就笑了出来。

“哎呀---你看你背后,老太婆又来了---”陈静风大叫。

“啊---”

五爪神龙顾不得再打劫陈静风,赶紧闪人。陈静风抓住这个机会,施展全力,把鬼谷子身法使得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快的向山峰飞去,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长一对翅膀。等到五爪神龙发现上当了,才连忙调转身体向陈静风追来。

只见片刻之后,便追了过来。这就是境界的差距。五爪神龙一边追,一边发出闪电,冰刀,火能量,把陈静风全身上下好几处烧出了小洞。陈静风郁闷啊。老子好几天没有打架了,想不到一出门便被人,不是便被龙追着砍。人生真是盛极必衰,衰极必盛啊。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

“畜生,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

待看清来人之后,陈静风终于松了口气,这不正是那鬼谷子怒院的掌教老太婆---周宁静吗?他爷爷的,关键人物总是在危机时刻才出场,老子鄙视这些写小说的。

只见老太婆还是那一身银色长袍打扮,她化为一道银色闪电,手中长剑一挺便来到了五爪神龙面前。五爪神龙顾不得反击,身子向旁一闪,便打算就此逃去。

谁知老太婆仿佛知道他的心思,她快如闪电的身影一晃,来到了五爪神龙的侧面,抬手一剑便刺进了五爪神龙的左膀子,“啊”五爪神龙痛得掉在了地上,十来丈的身体砸得山峰一阵阵灰尘四起,一道五彩神龙血飘洒在空中。老太婆闪身来到它的面前,长剑一横,架在了龙头上。

“前辈,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嗯---”老太婆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陈静风见到这副场面,心里暗惊。这老太婆的实力太强了吧。八面玲珑境界的神龙,被她几招就制服了。那老唐呢?还是人吗?这个世界的人越老功力越高,老子以前的朝代可是人越老职位越高。真他娘令人气愤,年青人没有混的空间了。

“周前辈你好,晚辈陈静风,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哦,你就是陈静风---”

老太婆重新打量着陈静风,怪怪地眼神看的陈静风心里一阵肉惊。

“晚辈正是陈静风---”

“那你快去山顶吧。唐院长还在等你呢---”

“那就多谢了,告辞。”陈静风抱拳一恭手道,转身向山峰上飞去。

鬼谷子山峰,高有千仞,方圆上百里。山上灵气充沛,参天古树随处可见,各种不知名的小动物穿棱于林间,虽然现在是冬天,也让人感到生机勃勃,气象万千。

传说这是数十万前两名主神大战,其中一位不幸身亡,便化为了这一座山峰。一般的人,根本上不了山顶。一是整个山脉修建了多处鬼谷子学院的防御攻事,二是林间野兽太多,不是修真者可能还未到达一半路程便已葬身兽口了。

陈静风来到一处防御攻事,说明了来意,便跟随一位年青的鬼谷子学院弟子走向山顶。

一路下来,经历了数道攻事,见到了各种不知名的奇岭怪石。心中暗惊,这是学院还是土匪窝啊?到处都是攻事,那里还有一点老子那个时代的学校气息。

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还以为是来到了云南金三角,正在扮演一位警官叔叔与毒犯斗智斗勇。

当陈静风来到山顶之后,再次惊呆。这里完全可以停下数十架战斗机了。幸好老子不是来打架的。我得罪他先人板板,如果一下子来个一两百号人,会要人命的。虽然老子还算是一个高手,但谁不怕死呢?

只见前方一幢高大的建筑物出现在了陈静风眼里,走近一看。才发现这绝对比北京的故宫还要漂亮,还要大的多。故宫里多了一丝阴森,而这里生机勃勃。鬼谷子学院,五个金光闪闪,龙飞凤舞的大字。让陈静风觉得耳目一新,他娘的,终于到了。

当他见到老唐的时候,老唐的第一反应就是给了他一阵白眼。

“现在什么时辰了?你看你?穿成什么样子?还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模样吗?”

“老唐,你他爷爷的地盘上治安不好。如果不是老子身为一代天才,脑子反应的快,跑的更快。早他娘的被一头蠢龙咬死了---”当那位弟子退出去了之后,陈静风指着老唐的鼻子大骂。

“来晚了就来晚了嘛,找那么多理由。陈静风,我鄙视你!”老唐学着陈静风的口气说道。

“哦,你他爹爹地不要不信,等一下那位周老太婆回来了,老子再找你算帐----”

“谁是周老太婆啊---”只听一声充满了怒愤的声音凭空响起。完了,谁他娘的这么没有职业道德,出去也不关门……

只见怒院掌教周宁静飘身来到了二人的房间。以一副要杀人的眼神望着陈静风,而这个时候的老唐正以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转过身,背着手幸灾乐祸地望着强面上的一张水墨画。

“我是说周前辈,你德高望重,仁慈和蔼,那有谁说什么老太婆啊?”陈静风搜肠刮肚,终于把自己经常骗奶奶糖吃的几句话搬了出来。

“我耳朵可灵得很,总是有些人在我背后说坏话,所以我也养成了顺风耳的习惯---”

“谁啊!出来!竟然敢如此对待我心中最亲爱的最敬重的周前辈,真是不像话!唐院长,你听到了吗?”陈静风把烫手山芋扔给了老唐,心中一阵偷笑。

“啊---我也没有听到。”老唐面不改色的说着,心中把陈静风骂了几百遍。

“对嘛,我就说周前辈听错了吧。想周前辈刚才奋不顾身的救晚辈,晚辈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说周前辈坏话呢?唐院长,你说对吗?”

“这我可不敢保证了。我和有些人不是很熟。”见陈静风又要拉自己下水,老唐马上划清界线。

周宁静周掌教见二人一唱一和,心中也有些无奈。狠狠的瞟了一眼陈静风,二话不说,飘身向外行去。待陈静风亲自去关好门外,才松了一口大气,太可怕了,她的眼神。

“老子就说嘛,你看你这个学院的弟子什么水平嘛。出去也不关门---”陈静风埋怨道。

老唐顾不得再与他闲扯,叫来一名弟子,安排他去换好了衣服。二人直接来到了喜院,当陈静风再次见到他的大哥熊林时,激动地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大哥---”

“风弟---”

二人都激动地久久说不出话,老唐见此情况,识趣地离开了现场。

大哥熊林除了肤色变成熟了之外,依然还是那样的书呆子气味,其它也没有太大的改变。熊林带着陈静风来到乐院找到三弟鞠东之外,三人便来到了熊林的住处,二话不说拿出了藏在床下有些日子的酒罐。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烟王十九》的人还看过

关于玄幻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pc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玄幻小说网 做最优秀的玄幻小说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