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收藏该章节 关闭边栏

潜龙勿用 -- 第十四章 痛饮

类别:都市异能 作者:青云楼主 书名:公子传奇 更新时间:2017-02-16 19:36:30 本章字数:3093

卫扬一直认为她和那些游走于公子哥之间的莺莺燕燕有所不同,她们或者好名,或者好乐,或者好财,卫扬觉得她们肤浅。

可是那位林少对她的评价也十分中肯,卫扬也有所好,她好的是势。她企图借势在卫家占有一席之地,而随着卫家逐渐没落,她又想借势让卫家起死回生。所以,林少很确定,只要把利害关系摆出来,卫扬肯定不会和白玉楼成婚。

白玉楼没了功夫,又丢了白家继承人的位置,于卫扬而言形同废人一个。迟早有一天她只能跟着白玉楼回到东南,那时候她势必就是落草的凤凰。悔婚只缺少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林少爷的橄榄枝就是这根稻草。

悔婚!羞辱!这是整个闹剧的核心。卫扬的演技很到位,将一个深受封建婚姻束缚,祈求追求自由爱情的女青年演绎地淋漓尽致,骂起白玉楼来脏字不带一个,还让观众感觉这只是她内心的呼唤和来自灵魂深处的控诉。尤其是最后一个问题,这实实在在就是让白玉楼难堪!

奥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

这出戏却在中途发生了变数,从白玉楼扶起倒在地上的卫抒,召唤孟三儿开始,愤怒和不安悄悄在卫扬心里发芽了,她不能忍受这个男人的无视,在她眼里,白玉楼是一个废人!

但是,一个废人面对这样的侮辱时关心的仍然是别人的安危,这种人只分两类,要么是傻子,要么是千帆过尽,荣辱看淡。

白玉楼显然不是第一种,傻子的眼睛绝对不会如此明亮!

白玉楼指着卫扬身上的衣服,淡淡说:“这样的服饰白家和卫家一共做了一百零八套,大小不一,样式不同。饶是常素坊规模浩大,仍是连夜赶工,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你以为做这些衣服不要钱的!

“京城饭庄一天要招呼食客将近一万人次,其中不乏高官显贵,为了包下整个饭庄,福叔提前六个月就打好招呼。”你以为等位置容易啊!

“高堂之上,我的父母,未等我出生便答应了这门亲事,等了十八年才将我送上这条红毯。”你以为我乐意接受这该死的婚约?等等,怎么这句话听起来有点怪。

“整整十八年,六千五百七十天,每一天你都可以告诉我,你不想和我过,不愿意履行婚约。”为了一棵树木放弃整片森林,你以为只有你一个啊!那么些日子,谁不是在熬啊!

“但是你没有,你偏偏等到一切准备就绪,踏上红毯,用这种极其难看的方式表明,你要自由恋爱,你要自由婚姻!”做就做了呗,还让人发现了,我看你妹就比你强!和她结了也不是不可以啊!

“好!”有个瘪三忍不住要鼓掌,被人拉住。

“兄弟,你这是要干啥?”

“鼓掌啊!逻辑清晰,论证严密,这女的就是个表砸啊!”

“你可拉倒吧!好好看着吧!”

还是有人思路清晰,能抓到点子,白玉楼很欣慰,继续说道:“维系情意的方式绝对不止联姻这一种,我们的婚不结了,但是白卫两家的情谊仍在。你我的婚约到今日为止,从此以后,天宽地广,你可以任意追求爱情!在座的各位就是见证!”

白玉楼又对周围宾客说道:“既然有人要不怀好意地演戏,肯定不能阻止各位千里迢迢来看戏,到现在我白玉楼丑也出了,老婆也要跑了,隔两天她要再和别人好上,我脑袋上那顶绿帽子只怕不想戴也只能戴了。就是不知道这出戏满足不满足观众的口味,表没表现出导演的思想。”他环顾四周,目光如刀,碰见他目光的人只得低头。

“哈哈哈!说得好!”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豪爽的笑声。人群被这笑声拨开,走出一个结实的青年,浓眉大眼,长相张扬,胸口的扣子已开到第三颗,但衬衫似乎还是包不住他强壮的胸膛。

白玉楼问:“阁下是?”

男子道:“江狂生。”

“狂生?”

男子肯定道:“老夫聊发少年狂,江狂生。”

白玉楼又问:“你也是来看戏的?”

江狂生说:“看人结婚实在不如看一场戏。”能让他西装革履而来的人实在不多,白玉楼绝对可以算其中一个。

白玉楼突然笑了,他欣赏这种坦白。“你看戏不喝酒的吗?看戏不喝酒简直就像开水煮白菜。”没味儿!

江狂生说:“我刚才喝过酒了。”

白玉楼摇头,“那配合做戏喝的喜酒,并不是看戏喝的酒。哪个看戏的不是在下边胡侃乱吹,大碗喝酒?” 他提起一坛堆在一边的女儿红老窖,这是卫家从江浙重金购来的最地道最正宗的好酒。

江狂生突然明白了。“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我突然觉得,唱戏的是我们,你才是观众。我们入戏太深,而你跳出来太快。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发现你这么有趣呢?”他伸手示意,白玉楼便抛了一坛酒过去,两人拍开泥封,正欲痛饮,但白玉楼突然滞住了。

江狂生问:“怎么?这酒不对?”

“酒是好酒,只是我很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家这么好奇我是不是失去了记忆,是不是失去了武功。一个人究竟是凭什么定义自己活在这个世上呢?记忆?功夫?我只知道,我就是白玉楼,白玉楼就是我,昏迷之前是,醒来之后只能是,到现在,我只怕想不是都不行了。”说到最后,白玉楼都自嘲地笑了。

“说得好!”这次发出感叹的并不是江狂生,而是另外一位青年,一身白衣素裹,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我也觉得,你比以前有意思多了。”

白玉楼问:“你也是来看戏的?”

青年否认:“不,我是来告辞的。这里要收场了,我要走也总得和这里的主人说一句。”

青年又反问:“你认识我?”

白玉楼说:“不认识,也不记得。我这里有要喝酒的朋友,喝酒的是客人,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先招呼好客人。”

青年大笑:“看来我也能喝一杯了。”话音未落,就有一碗酒传到青年手中。

白玉楼说:“有朋自远方来,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青年说:“陈家天选。”天选之子。

这时,又一个年青人走了出来,这人个子不高,衣着光鲜,放浪形骸,有几分浪子的风采。白玉楼问:“阁下是来喝酒的还是道别的?”

年青人淡淡道:“我既不是来喝酒的也不是来道别的,而是来看戏的。刚才看了一出悔婚的戏,现在来看一处喝酒的戏,看看你们三个谁先醉倒。”你们喝你们的,容我静静的看你们装会比。

白玉楼说:“你既然这么喜欢看戏,那实在是来错地方了!”

“那我应该去哪里?”

“你应该去戏院,去影城,去当导演,那你就不会愁没戏可看了。”

年青人说:“人生如戏,全凭演技,要看戏何必去戏院呢?哪里都有舞台,哪里都有戏看。”

白玉楼很赞同。“我们又何尝不是站在舞台上呢?在他们眼里我们现在和戏子也没什么区别!”

“有的。你刚刚看上去像导演,主导了整部戏的命脉。所以大家伙都纷纷上来,要么讨口酒喝,要么说声再见,无非是想抢点戏份,不让你把风头出尽了。”

白玉楼笑了。“你如果要抢戏,说不得也只有喝上一杯了。”年青人似乎早已料到,已经端起了酒杯,自报家门:“林熙河。”

白玉楼也自报家门:“白玉楼!”

四人相互看看,竟然大笑起来,好像真的在看一场好戏!

看着他们四人说得义薄云天,豪气干云,底下又有个小瘪三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忍不住要往上窜,亏得身边一个小伙眼疾手快拉住了。

“诶!兄弟,你这又是要干嘛?”为什么要说又?

“别拉我,我也要上去和他们喝一杯!说得太好啦!”

“得了吧!兄弟,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熊样儿,你也配和他们喝酒?这四位公子任谁跺跺脚,京城都要抖三抖。你就留着肚子回去喝马尿吧!”

这是眼下京城最负盛名的四位公子爷!四人笑看天下英雄的豪迈着实让在场的宾客心中燃起了一把火,全身沸腾之后又发现只有他们才有资格笑看天下英雄。

“干杯!”

陈天选和林熙河二人喝得斯文,脖子一仰,酒到杯干。江狂生举着酒坛子像是往头上淋,仿佛能喝酒不只有嘴巴,还有鼻子和眼睛,实在不负狂生之名,可是酒却一滴不漏地全部倒进肚子里了。

白玉楼不像是在喝酒,更像是倒酒,直接往胃里倒,又快又急,好像是和他们比赛,一气倒了两坛进肚子里,全场的目光又开始集中在他身上。任谁喝了两坛酒还能站得这样稳都是值得敬佩的。

白玉楼并不摔破酒坛,他看着前方,双眼放出明亮的光芒。“一个人不只有过去,还有未来,过去我可以活成白玉楼,将来也只能活成白玉楼。定义一个人不是历史,而只能是我自己。”

这句话更像是誓言,或者宣战,他要告诉世人,他白玉楼只会站起来,不会倒下!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公子传奇》的人还看过

关于玄幻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pc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玄幻小说网 做最优秀的玄幻小说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