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收藏该章节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四章节 月下刺客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奇祸 书名:教皇 更新时间:2014-03-20 08:54:33 本章字数:6403

看到圆圆的表哥只是圣权武士,月夜到是有些好笑,圣教的三级武士,圣徽武士,圣权武士和圣言武士,只有特定的圣言武士才有资格进入教皇宫,负责教皇宫的安全。

而隶属教皇宫的圣权武士则都是外围成员,连教皇宫都进不了一步,更不要说什么认识全部教皇宫武士了,那个圆圆也是夸大其词而已。

那武士一来看到小月就是眼睛一亮,小月不是那种很性感的女人,但是却很可爱,特别是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又灵性十足,再配上白嫩的皮肤和修长的双腿,是那种让任何男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在她的小脸蛋上捏两把的甜美型女孩。

“表哥,小月的这朋友拿了一封破信说什么是教皇大人的亲笔信,还说自己是教皇宫的武士,你看看他是不是。”圆圆拉着那圣权武士的手臂有些撒娇似的说道。

圣权武士轻蔑的打量了一下月夜,对着小月温和的微笑道:“小月不要被某些招摇撞骗的人给欺骗了,教皇宫里怎么可能会有圣徽武士。”

“关你什么事。”小月没好脸色的瞪了那圣权武士一眼,拉起月夜就要离开。

“怎么这就走了,你不是还有一封教皇大人的亲笔信嘛,怎么不拿出来让我表哥看看。教皇大人宠爱的小月,还有那个什么教皇宫的武士。”圆圆挡在两人面前,冷笑着说道。

“信在这里。”月夜再次把信拿出来,随手丢给那圣权武士。

“到现在你还嘴硬。”圆圆不屑看了月夜一眼,然后对那圣权武士说道:“表哥你快拆穿他们的谎言,他们怎么可能会拿到教皇大人的亲笔信。”

那圣权武士只是个外围成员,又那里见过教皇的亲笔信,连教皇的印记都辨不出真假,只是在小月和几个女孩面前,又不能说自己分辨不出来。

他也见过这个印记,但他不认为教皇会让一个圣徽武士传信,所以认定了这信是假的。

“这信自然是假的,小月你还是敢快离这个人远点,冒充教皇宫的武士,还假冒教皇的亲笔信,这可是被处死刑的大罪。”圣权武士这话到不是恐吓,可惜他不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就是教皇大人,教皇拿着自己的信还要被处以死刑,那真的是笑话了。

小月被那圣权武士说的心中有些害怕,可想到月夜是为了帮自己才冒充教皇宫武士的,怎么可能丢下他。

“要你管。”小月一把自那圣权武士手里夺过信,拉着月夜就走。

圣权武士脸色变了一变,他看上了小月,而小月却对月夜如此之好,使他误认为月夜和小月已经是情侣关系。

“冒充教皇宫武士,还假冒教皇的亲笔信,我必须抓你去见教皇大人。”圣权武士挡住两人去路,并把信又从小月的手里抢了回来。

“你凭什么说这信是假的。”月夜冷冷的看着圣权武士说道,自己的亲笔信居然还会被人说成假的,什么时候教皇的威信低到了这种程度。

圣权武士眼里闪过一丝杀意,冷笑道:“就凭我是教皇宫的武士,信的真假我还会分辨不出来。”

“是吗?”月夜看着圣权武士,不屑的说道:“那我到想知道,你从那里看出这信是假的。”

“那里都假。”圣权武士说着把信封撕开,自里面抽出了信纸,展开看了两眼。

“知道私拆教皇的信件是什么罪吗?”月夜冷冷的看着武士说道。

“哼,到这时候还嘴硬吗?”圣权武士自腰间抽出长剑,逼上前来说道:“束手就擒吧。”

看两人竟然动起手来,那几个女孩都吓坏了,圆圆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原本也只想让小月出出丑而已,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圣权武士正要动手的时候,一个胖子带着七个如花似玉的美女走了过来。

“七修大人,这个人冒充教皇宫的武士,还假冒教皇大人的亲笔信,属下正要把他拿下。”圣权武士向着胖子行礼,恭敬的说道。

“哦,把信拿给我看看。”胖子七修看了月夜一眼,眼睛里留出惊讶的神情。

月夜身上纯净的圣力虽然极力收敛,但还是逃不过高级圣教徒的感知。七修显然已经超过了裁决者的等级,已经达到了主教的标准,一眼就看出了月夜的不同,虽然只有裁决者顶峰的样子,可圣力之纯却是七修平生仅见。

“圣山什么时候出了这等人物。”七修心中暗想,他自然不会认为拥有这等圣力的人会假冒教皇宫的武士。

“七修大人,要不要把他先行拿下。”圆圆表哥讨好的向着七修问道。

“是要先拿下才好。”七修点点头,指着圆圆的表哥说道:“把他拿下,居然敢私拆教皇大人亲信,好大的胆子。”

圆圆的表哥一下就瘫在地上,脸色已经惨白,他早已经认定了月夜不可能是教皇宫的武士,这信自然不可能是真的。

可没想到信居然是真的,而且刚才还被他一手撕开,这绝对是处以极刑的大罪。

圆圆和其她几个女孩也都不敢相信的看着七修手里的信,再看看一身圣徽武士装扮的月夜,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只有小月喜出望外,刚才看到七修的时候就暗道完了,这次是死定了,谁知道事情居然如此的出人意料,发生了喜剧性的转折,兴奋的小月小脸红红的。

“阁下能否随我到府中一叙。”七修友好的向着月夜说道。

“七修大人客气了。”月夜听说过这个七修,因为他是圣山上两个大主教之一七云大主教的独子,再加上又聚了七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月夜和小月在七修的带领下一路来到大主教宫,就是七云大主教居住的地方,七修并没有自己的宫殿。

“冒昧的问一句,月夜兄弟在教皇宫任何职。”三人坐在花园的石亭中,七修把那封拆开的信推到了月夜面前。

“只是帮教皇大人跑跑腿罢了。”月夜随意的说道,可这话听到七修的耳中却不同了。

教皇宫中绝对没有月夜这个人,这一点七修比谁都清楚,可这个月夜的圣力之纯却让人惊讶,绝对不可能只是普通的裁决者,这样一个人为教皇办事,以前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说明这人肯定是教皇私下的力量,只是不知道像月夜这样的人物,教皇身边还有多少。

七修心中想的不少,可却不敢真的问出来,只是请月夜和小月两人饮酒赏花,时不时的问上两句无关痛痒的话来打探虚实。

小月很是高兴,原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不但没死,反而有机会到大主教宫中来饮酒赏花,还有七云大主教的独子陪着,这要说出去还不羡慕死圆圆她们。

七修在圣山是很出名的,比他的老子七云也差不了多少,不是因为他的修为有多少高深,其实普通圣教徒一直认为,七修只不过是一个连裁决者都不是的祝福者而已。

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的七个老婆,这七个老婆不但个个美貌如花,更厉害的是,她们七个都是裁决者,七修最得意也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想对付我,先干翻我七个老婆再说。”

月夜当然不会像普通教徒那样认为,以月夜对圣力的感知能力,可以轻易的知道七修已经超越了裁决者的等级,达到了主教的标准。

“不简单的胖子。”月夜对七修很有兴趣,对七云也很有兴趣,毕竟他们家掌管着圣山的所有事务,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的话,月夜这个教皇也是很头疼的。

月夜只能感叹,能用的人太少了,神乱那老家伙可不是能任由他指挥的,十个守护骑士也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想要让他们办事几乎不可能,他们根本就不会出圣地,至少月夜现在还没有办法调动他们。

其他的人到是有的,只是真没几个能拿的出手的,连个可以使唤的主教级别也没有,月夜这个教皇当的还真有些郁闷。

“看来要培养一些自己的班底才成。”月夜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先收几个能力强悍的部下在身边办事。

“你真的是教皇宫里的武士啊。”离开大主教宫,小月纠缠着月夜问东问西。

“就算是吧。”月夜随意的说道。

小月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月夜说道:“那以后你要经常带我到教皇宫里去玩。”

“这个恐怕有点困难,我只是教皇宫里的武士,又不是教皇大人,可没有权力带人进去。”月夜可不想让这个小丫头经常进教皇宫里偷吃东西。

“那算了。”小月很是失望的低下头看着脚尖。

小月突然安静下来,月夜还真有点不习惯,看她那副楚楚可怜的小模样,月夜忍不住开口说道:“不过我可以试着求教皇大人给你赐福哦。”

“真的吗?”小月惊喜的抬起头看着月夜。

“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干什么,不过要等教皇大人高兴的时候才可以。”月夜苦笑,这丫头脸变的还真快。

“那就这么说定了,来,我们拉勾。”小月翘起晶莹嫩白的小拇指竖在月夜的面前,一脸期待的模样。

“好,拉勾就拉勾。”月夜感觉有趣的竖起小拇指和小月的小指勾在一起。

天色已黑,两人走在圣山城的一条小街让,街两边有许多卖小吃的摊位,小月像只小蜜蜂似的在小摊间飞来飞去,每样东西都要来上一点,这么好吃也没见她的身材发福,还是那么诱人的可爱。

月夜不时的也吃上一些,到圣山这么久,小吃还是第一次吃到,感觉比小时候在家里吃到的还要差上许多,不过有小月在旁边陪伴,到也吃的十分开心。

“滚开,滚开,我的东西不卖你。”一个小摊的摊主把一个女孩从自己的摊位前推开,一脸的厌烦。

那女孩又试着到其他几个摊位上卖东西,可都被那些摊主给轰了出去,每个人看到女孩都是一脸的厌恶,路人见到她时都远远的躲开,好象生怕沾染到什么似的。

“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月夜奇怪的向正在大吃的小月问道。

“你说她啊,她是灾星,挺可怜的。”小月吮吸着手指上沾染的酱汁,含糊不清的说道。

“灾星?”月夜疑惑的看着那个女孩。

小月把肉片放进小嘴里,小声说道:“她是很虔诚的教徒,就是命不好,十足的大霉星,沾上她的人没一个好下场,不管是照顾她也好,欺负她也好,反正只要和她扯上关系,那就一定会倒大霉,虽然很多人都可怜她,可谁也不敢去帮她。”

“怎么个倒霉法?”月夜不解的问道。

“这个很多了,就像以前,有个老裁决者可怜她,让她住到了自己的家里,收她当了养女,可没几天就在祷告时,被宫殿上落下了一块砖头给砸死了,你说宫殿那么大,祷告的人那么多,别人都没什么事,可偏偏把他给砸死了,你说这算不算倒霉。”

“说不定只是巧合。”

“如果只是这一次那她也不会被人叫灾星了,这样的事发和的太多了,就算是施舍给她一些吃的用的东西,第二天就保证会倒霉。还有那些欺负她的人,也会倒大霉。这灾星长的楚楚动人,先前也有不少人打她的主意,其中有个圣言武士就想强占了她,谁知人没占到,却意外的被人给杀了。后来才知道,那天正好有个异教徒来圣山捣乱,又刚巧碰到这个圣言武士,就把那个圣言武士给杀掉了,你说邪门不邪门。”

“那就真的有些邪门了。”月夜打量着那个女孩,发现她居然已经达到了祝福者的顶峰,就快要突破成为裁决者了,而年纪不过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长的确实楚楚动人,月夜看了都忍不住升起怜惜之意。

女孩在长街上走了一趟,可什么吃的东西也没有买到,脚步蹒跚的慢慢离开了。

“小月你慢慢吃,我得回去了,再不回去被教皇大人发现就惨了。”月夜转身又对摊位的老板说道:“这包子不错,给我拿六个,我带回去给兄弟们尝尝。”

“那我以后怎么找你啊。”小月道。

“等我向教皇大人请求后,就去找你,我平常都在教皇身边办事,你也不方便来找我,就等我的消息吧。”月夜说完拿着包子向教皇宫的方向离去。

走到无人处,月夜又转了一圈,绕到了那个女孩离去的方向,没走多远就看女孩靠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抱成一团。

“这个给你。”月夜走到女孩面前蹲下身子,把包子送到了女孩的面前,尽量露出温暖的笑容。

“你走吧。”女孩眼神一动,摇了摇头却不去接月夜的包子。

“你不饿吗?快吃吧。”月夜看女孩脸上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破旧衣袍下小小的身体瘦的可怜。

“我会害了你的,你快走吧。”女孩再次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开始向圣神祷告。

这女孩的心底到是挺好,月夜看着女孩虔诚祷告的模样,怜惜之心大起,把几个包子塞到女孩的怀里,也不等女孩说话就大步离开。

女孩睁开眼睛对着月夜的背景喊了几声,可都没有得到回应,女孩又几天没吃饭身子虚的很,想站起来去追,可站了几下都没能站起来,只能神色复杂的看着月夜离去。

“等明天把那女孩招进教皇宫来安排个差事好了,也免得她在外面再被人欺负。”月夜心中有了计较,快步向教皇宫的方向走去。

月夜走在回教皇宫的路上,正想着明天以什么名义招那女孩进宫,突然心中没来由的一颤,一股寒意自脊背上升起。

身体飞快的弹起,一道无声无息的刀气把月夜刚才站立的石板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裂痕。

虽然躲过了大部分的刀气,可还是有一丝刀气侵入了月夜的体内,那一丝刀气诡异之极,快速的消融着月夜体内的圣力,似乎正是圣力天生的克星。

来不及想太多,甚至来不及回头去看,因为第二道刀气已经临身而来,月夜只能拼命的闪躲。

一连十四道刀气,月夜根本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一柄细窄的长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圣徽武士就有如此身手,看来是我低估了圣教的实力。”美妙的女声在月夜的背后响起,竟然让月夜生出回头一看这妙音主人是何等美艳的念头,可惜架上脖子上闪烁着森寒光芒的墨色长刀,却让月夜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月夜毫不怀疑,只是自己有任何一点异动,这支长刀就可以容易的割下自己大好的头颅。

“你要干什么?”月夜尽量放缓自己的声音,使自己看起来像一个无害的人。

“带我去教皇宫。”美妙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带着三分冷意,但还是让人如闻天籁,忍不住被其迷醉。

“好的。”月夜痛快的答应,反而让身后的人顿了一顿,然后才押着月夜向教皇宫走去。

月夜很配合的没有任何反抗或不轨的举动,现在小命在别人的手里握着,月夜自然不敢乱来,只能等待机会。

月夜的怀里有四支镜光筒,是从神乱那里敲诈来的宝贝之一,能力很简单,却是十分的实用,只要发动了镜光筒,就可以通过与镜光筒配套的圣镜看到这里的一举一动。

月夜拿了四支镜光筒,而圣镜因为太大留在了神乱那里,本想着明天派人去取回来,没想到现在反而派上了用场。

没有轻举妄动,开启镜光筒会有圣力波动,很容易就会被人感知,月夜现在只能等待机会。

“这力量居然克制圣力,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月夜想要化去侵入体内的那一丝刀气,可发现刀气虽然只有一丝,但对月夜圣灵体的伤害极大,月夜费了很大的力气,再把那一丝刀气排出体外。

“那里就是教皇宫了。”月夜指着不远处的教皇宫说道:“你找教皇宫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说着,月夜只感觉衣领被人一提,已经飘飞进入了教皇宫。接着又听到那美妙的声音响起:“带我去你们教皇住的地方。”

月夜带着她一路走到自己居住的房间,推开房门,房内自然空无一人。那人压着月夜躲到了衣柜之中,显然是准备藏在这里准备偷袭教皇,可她万万想不到,现在教皇已经在她的刀下了。

借着进衣柜的功夫,月夜终于看到了那人的容貌,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月夜的心还是忍不住颤了一下。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月夜回味着那女子的容貌,只一眼竟然让月夜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连圣力都有些波动的迹象。

“你到底是什么人?”月夜忍不住开口小声问道,虽然知道她一定会不回答,但极是渴望知道她的名字。

“灵菲儿,魔教的圣女。”出乎月夜意外的,那女子竟然回答了他的问题。

“和人一样美的名字。”月夜嘴里说着,心中苦苦思索魔教这两个字,可怎么也想不出神世界那个国家有这个教派。

“没想到圣教中也有你这种油嘴滑舌的人。”灵菲儿轻笑道,并没有对月夜的言行生气。

“那是因为我见到了灵菲儿你,其实我原本是很一个很老实纯朴的人,可见了你之后不知为什么就糊涂了,可能是你太美了吧。”月夜说着还努力的吸了吸鼻子,嗅着灵菲儿散发出来的香味儿。

“别出声,有人来了。”灵菲儿把架在月夜脖子上的刀紧了紧,使月夜不敢再开口说话。

月夜惊讶于女人的感知之高,身为圣灵体,月夜对圣力的感知要远远胜过普通人,就算是一个斗神级的人物,对圣力的感知也比不上月夜,而这个灵菲儿却几乎同时感应到了有人过来,而且她并没有修炼过圣力。

“不简单的女人,到底是从那里冒出来的。”月夜还是没有想出魔教的由来,不过刚才趁灵菲儿发现那人,精神力一刹那集中那个人身上时,月夜开启了镜光筒,现在就希望神乱能早点看到才好。

也是月夜命好,神乱正在存放作品的大殿之中,看到圣镜上闪烁的光芒,自然是知道月夜出事了,这镜光筒也只有月夜从他这里拿去了四支,别人是没办法引动圣镜的。

圣镜中出现衣柜内的影像,神乱皱着眉头打量灵菲儿和她手中的墨色长刀,神色古怪的自言自语:“怎么可能会是灵毁刀,难道魔世界与神世界的大门再度开启了。”

心中疑惑,神乱也不敢再作耽误,起身向教皇宫而去。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教皇》的人还看过

关于玄幻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pc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玄幻小说网 做最优秀的玄幻小说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