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收藏该章节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五章节 毁灭之炎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奇祸 书名:教皇 更新时间:2014-03-20 08:54:33 本章字数:6465

月夜和灵菲儿躲在柜子中,那人已经进入了房间,月夜知道这个时候会来的只有打扫房间的侍女。

那侍女进入房间后就开始打扫,没多时就快要打扫到两人躲藏的柜子。

灵菲儿的刀缓缓自月夜的脖子上离开,显然等下如果那个侍女打开柜子,她就会给那个侍女一刀,送她回归圣神。

侍女手脚很利索,不多时就到了柜子前,把柜子外面仔细的擦干净后,站在柜子前犹豫要不要打开柜子。

月夜暗叫不好,灵菲儿眼中泛起了杀机,顾不了那么多,在灵菲儿还没有出刀之前,月夜一把抱住灵菲儿,架住她的双臂,使她没有办法挥刀,汹涌的圣力也同时涌向灵菲儿的身体。

灵菲儿的力量果然是圣力的克星,诡异霸道的力量很轻易的驱散了月夜入侵的圣力,而且势如破竹的反攻向月夜的体内。

月夜暗自心惊,根本没有办法阻挡那诡异的力量,心道这次真的完蛋了,只要那力量涌入自己体内,肯定是一击毙命,没有一丝侥幸。

不甘就此毙命,月夜突然看到近在咫尺灵菲儿粉红的香唇,心中一动,大嘴突然吻了上去,只感觉灵菲儿身体一僵,涌向月夜的诡异力量马上烟消云散。

柜子中的空间本就狭小,月夜又紧紧的抱着灵菲儿,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月夜只感觉怀中的身体在一僵之后,马上又软了下来,软绵如温玉,嘴中传来香甜酥麻的味道,阵阵体香飘入鼻尖。

忍不住真的迷失在热吻之中,直到嘴唇上传来一阵刺痛,月夜才下意识的离开了那温暖的香唇。

“她又不是教皇,你何苦要伤她的性命。”看灵菲儿的脸色嗔怒,月夜连忙抢先小声在灵菲儿的耳边说道。

灵菲儿轻哼一声,把脸转向一边不看月夜,只是脸上的一抹红霞还没有完全退去,让月夜看的目不转睛,怎么也舍不得把眼睛移开。

柜子中的气氛变的暧昧起来,刚才两人都很紧张,都没有发现月夜竟然还抱着灵菲儿的身体,场面冷下来后马上感觉到了怀中软绵温暖的感觉,让月夜忍不住竟起了男性的反应。

灵菲儿自然马上就感觉到了,羞怒下举起长刀劈向月夜。

“哗!”整个柜子突然炸开,一环环的白色光环套住了灵菲儿的身体,把她禁锢起来,任由她怎么挣扎,也没有办法挣脱身上的光环。

“教皇大人你没事吧。”神乱在最关键的时候赶到了。

“你是圣教的教皇!”灵菲儿不可思议的看着从地上站起来的月夜。她从来没有想过圣教的教皇会这么年轻,而且实力又这么差。

“显然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月夜转身对神乱说道:“神乱大主教,把她放开吧。”

“教皇大人,这个女人很危险。”神乱并不愿意放开灵菲儿。

“这里是教皇宫。”月夜有些生气的看着神乱,虽然他只是个意外产生的教皇,可毕竟已经是教皇,说出的话却被属下的人驳回,这自然让月夜很不爽。

神乱摇摇头,无奈的解开了禁锢灵菲儿的光环。

灵菲儿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恶狠狠的瞪着月夜。

“神乱大主教,你先去吧,这里没事了。”月夜轻声对神乱说道。

“可是……”神乱看了看灵菲儿欲言又止。

“没关系的,她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月夜挥了挥手,示意神乱离开。

神乱无奈的离开教皇宫,心中恶狠狠的想道:“色迷心窍的小子,最好让那小魔女把你干掉,也省得老头子以后烦心。”

“你不怕我杀了你。”灵菲儿捡起掉在地上的墨色长刀,指在月夜的咽喉上恶狠狠的说。

“我知道你不会的。”月夜微着走向灵菲儿,好似没有看到闪烁着寒光的利刃,直到快要碰到灵菲儿粉嫩的脸庞,才停了下来,笑吟吟看着灵菲儿的说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绝对不会伤害我,而且也是在第一眼,我就确信你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女人。”

“你少恶心。”灵菲儿一把推开月夜,并没有用刀去伤他。

“今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但我以后还是会来杀你的。”灵菲儿瞪了月夜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有没有兴趣和我来个君子约定。”月夜依然笑吟吟的看着灵菲儿。

“什么君子约定?”灵菲儿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月夜。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派任何人去追杀你,你也不要主动去伤害任何一个圣教徒,如果以后我亲手抓到你的话,你就嫁给我当老婆;反之,你要是亲手杀了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好怨言的。”月夜看着灵菲儿美好的脸庞说道。

“我记得教皇是不可以娶妻的,我真怀疑现在的圣教还是不是以前那个,更怀疑你这个好色的家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教皇。”灵菲儿神情古怪的问道。

月夜笑道:“我想神世界还没有第二个教皇,而我自然也是如假包换的圣教教皇。你只需要告诉我愿不愿意进行这个约定,别的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希望你不会后悔今天的约定。”灵菲儿灿然一笑,人已经消失在教皇宫,只余下地上插着那把墨色长刀。

“这个算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吗?”月夜拔起长刀对着夜空大喊,可得到的只是几声银铃般的笑声。

躲在自己的床上,月夜对自己今天的举止也是奇怪的很。

“或许真的是色迷心窍吧。”月夜又想起了灵菲儿的面容,一颦一笑都清晰的印刻在了脑海中,让月夜忍不住又是一阵情迷。

“我一定要得到她。”月夜抚摸着墨色的长刀自语。

墨色长刀的护手中雕刻着两个字符,月夜认得那是上古文字,分别代表“灵”和“毁”两个字。

刀的名字叫“灵毁”,刀身上蕴藏着惊人的力量,这种力量月夜并不陌生,就是灵菲儿所使用的那种诡异力量。

月夜试着向灵毁内注入了一些圣力,可马上就被刀内的力量给消融掉,就算月夜拼尽全身的圣力,也没办法使灵毁刀产生一丝一毫的震动。

“不用费劲了,那是魔教的十大魔器之一的灵毁刀,传说是上古凶魔的魔牙所铸,里面所蕴藏的魔力,正是我们圣力的克星。别说是你,就算是以前的教皇,也没办法使用或毁灭这把魔刀。”神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月夜的身边。

“你怎么又回来了。”月夜看着一脸奸笑的神乱,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原本我准备让你慢慢的修炼,直到有一天能够拥有和身份相匹配的实力。可是现在魔世界的人突然出现,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异变,而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当好圣教的教皇,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开始提升你的实力。”神乱一把抓起月夜,身上放射出耀眼的白光,白光消失后,两人已经来到了神乱的密室。

“你到底想干什么。”月夜不明白神乱到底想干什么。

神乱指了指月夜已经见过的那座雕像,“本来这玩意是不准备给你的,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用十天的时候开启你的神之血脉,然后再让他成为你的分身,这样你的实力就勉强够用了。”

“那样我的实力能达到主教级别吗?”月夜有些兴奋的问道。

“你当然不行。”神乱接着有些得意的说道:“不过你的分身却可以,他是我一生的心血之作,只要成功就直接拥有主教级别的力量,而且还可以继续成长,他是潜力和人类是一样,都拥有无限的潜力和无限的可能性。”

月夜被神乱这个创造狂人给禁锢在了一个特殊的密室内,密室似乎是由一整块不知名晶体铸成,整个密室没有一丝缝隙。

不知道神乱从那里弄来了许多纯度很高的火神石放在了密室内,火神石上的火神力波动充斥着整个密室,就连月夜这个对其它神力十分不敏感的圣灵体,都能清晰的感应到火神力的波动。

“从现在开始,忘记圣神和圣力,专心的吸收火神力,感受它的律动,在这种环境下,应该可以引发你本身的火属性神之血脉。”神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声音传到这个密封房间中的。

月夜知道这个世界只有实力强横者才能活的快活,所以月夜对力量一样有着渴望,至少要胜过灵菲儿那个小魔女,不然以后连自己的老婆都打不过,那不是会很惨。

抛开心中的杂念,月夜开始专心的感受密室中聚而不散的火神力,可圣体灵的圣力纯度太高,根本没办法融入外来的火神力,再加上对力的排外性,使月夜根本没有办法吸收火神力进入身体。

只要火神力一进入身体,不是被身体本能的排斥出去,就是被圣力给净化掉,根本没有办法存留。

一连五天,别说引导出自身的火属性神之血脉,就连外面的火神力都没办法进入身体完整的运行一周。

“看来月夜的火属性血脉很淡,再加上圣灵体的压制,竟然不能把神之血脉引发出来。”神乱皱着眉头思索。

“看来只有加大密室内火神力的密度试一试了。”神乱把收藏的火属性神石全找了出来,利用光之通道咒言,把所有火属性神石全部送到了月夜所有的密闭房间中。

火属性神石的并不是统一的,火也分很多种,虽然都是火却属性上还有一定的差别。就像现在月夜密室中的火属性石,原本神乱放进去的都是最纯正,也最基本的红色火神石,可是发现这种浓度的火神力没办法引导出月夜的神之血脉后,神乱再次放入的火神石就变的很杂了。

有黑色的火神石,有青色的火神石,也有蓝色的火神石等等,这些火神石虽然都是火属性,但其中所蕴藏的火神力却还是有差别的。

黑色火神石中蕴藏的是地狱之火,青色的天炉之火,蓝色的是深蓝之火,这些不同的火神力聚集在一起,散发出的火神力就不像单一的火神力那么稳定了。

各种不同的火神力在密室中冲撞,占主导力量的还是红色的火神力,但其它火神力也各有特性,红色的火神力并不能完全把它们掩盖。

感觉到了密室中火神力的混乱,月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平静的火神之力就已经不容易控制,更不要现在这些剧烈波动中的杂乱火神力了,根本连控制都难,更不要说去吸入体内了。

正当月夜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体内突然涌起一股月夜从来没有感觉过的波动。

火,是火的力量,焚烧一切毁灭一切的火之力量。

似乎受到了身体外混乱火焰的挑逗,那毁灭性火之力量在月夜的身体内全面爆发,把原本占据了整个身体的圣力横扫而出,大量纯净的圣力被驱逐出了月夜身体,加入那些混乱的火神力之中。

纯净的白色圣力离开月夜的身体后,与其它的火神力完全不能相处,全部聚集在一起,凝聚成了一团透明的液体飘浮在空中,因为受到混乱火神力的干扰而不断的变幻着形状。

紫色的火焰凶狠的把月夜体内所有圣力驱逐一空之后,嚣张的透体而出,加入乱战的火神力之中。

神乱一直紧密的注意着月夜,圣力突然脱离月夜的身体已经让他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接下来的月夜身上突然放射出可怕的紫色火焰,紫色一出月夜的身体就横扫了整个密室,把密室内的火神力冲的七零八落,地面上摆放的火神石也在紫焰下纷纷爆炸,化为汹涌的各色火焰,整个密室成了火焰的海洋。

原本混战的火焰早已经不再争斗,在紫色的火焰下战栗颤抖,弱小一些的火焰直接被紫焰摧毁,余下的大股火焰与其它的火焰结合在一起共同抗拒紫色火焰。

以红色为主五色斑斓的火焰与紫色火焰在密室内不停的争斗,火焰像两个恐怖的妖魔翻滚纠缠,月夜身体完全被包裹在紫焰中,不受自己控制的与彩色的火焰追逐。

神乱瞪大眼睛看着密室内疯狂的紫色火焰,惊骇道:“月夜他姓月,还有那紫色的火焰,难道他居然会是……”

不知名晶体铸成的密室也受不了两股可怕火焰的焚烧,渐渐的融化变成汁液。那被驱逐出月夜体内的圣力也在火焰中炼化。

受到了各种火焰的焚烧,圣力聚集成的透明液体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晶莹,原本已经极为纯净的圣力,在各种不同火焰的焚烧下再次提纯压缩。

厚达数米的密室晶体已经支持不住火焰的焚烧,大部分都被焚烧成了汁液,整个密室都摇摇欲坠,眼看就要被烧穿。

唯一在火焰中没有丝毫改变的就是那把灵毁刀,被月夜随身拿着灵毁刀,在紫色火焰冲出来的时候已经掉落在了地上,就那样直直的插在晶体上,承受着彩色火焰和紫色火焰的焚烧。

“轰!”密室终于被火焰焚烧出了一个大洞,彩色火焰也终于被紫色火焰全部毁灭,密室内就剩下了疯狂燃烧的紫色火焰。

“月焚神!毁灭之炎!”看着似乎要毁灭一切的狰狞紫色火焰,神乱的脑海中只留下了这两个可怕的名字。

紫炎并没有向外蔓延,只是在一定的范围内燃烧,这个范围之内一切都被紫炎化为灰烬,只有三种东西依然在紫炎中没有被完全毁灭。

一种是圣力凝聚成的透明液体,不过现在只有乒乓球大小了,而且继续在紫炎中被炼化缩小。

还有就是铸成密室的不知名晶体,这些晶体被融化后,并没有被完全汽化,只是在紫炎中不断的被炼化,其中质地较差的物质首先被汽化,质地纯正坚硬的物质则暂时留了下来,不过在紫炎中被汽化只是早晚的事情。

最后一件便是灵毁刀,传说中上古凶魔的魔牙所铸的魔器,拥有无穷的魔力,阴寒的魔力重重包裹了刀身与紫炎对抗。

嚣张的紫炎怎么能够允许有任何东西可以不被自己所毁灭,集中了绝大部分的紫炎,开始对灵毁刀进行锻烧。

看着四处逞凶的毁灭之炎,神乱面上神色变幻不定。现在神乱已经可以确定月夜身上拥有的确实毁灭之炎,只有月家人才拥有的毁灭之炎。

传说世界初分之时,诞生了一簇生命之火,这一簇生命之火就是所有生命之母,最初的生命都是由这一簇生命之火中诞生,也就是传说中的世界第一神。

拥有生命之火属性的第一神传说很多,在神世界是被称为神,但在魔世界或妖世界等世界也是奉他为始祖,被称为世界第一魔或世界第一妖。

不管是第一神也好,第一魔也好,还是别的什么称谓,可毫无疑问,这个在生命之火中诞生的第一位生命是火属性的身体。

与普通神魔单一血脉的传承不同,这位世界第一生命,在被分割的各各世界中都留下了血脉的传承,在神世界留下的血脉,就是代表着毁灭的毁灭之炎。

而在神世界第一个觉醒毁灭之炎血脉的,就是号称毁灭斗神的月焚神,也就是月家的第一代祖先。

月焚神的时代各世界的大门还没有被封闭,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月焚神就是神世界的领袖,带领百万斗神横扫各世界,是神世界最辉煌的时代,因此月焚神也有斗神皇的称谓。

只是自月焚神之后,月家却从此淡出争斗,也逐渐的被世人所遗忘,在以后的世界大战中再也没有见到过月家人和毁灭之炎的身影,使月焚神和毁灭之炎都成为了一个传说。

随着月家的败落,神世界在世界大战中的表现也远远不如以前,甚至许多次世界大战中都是拌演战败者的角色,直到世界之门被封闭,各世界再也没有办法交往,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间,分别连通各世界的世界之门才有可能开启,最近一次世界之门开启也就是三百年前,开启的世界之门是连接妖世界的世界之门。

与妖世界一战使原本就已经衰落的神世界加快了衰落,而圣教也是在那一战之中崛起,凭借对妖斗士的妖力拥有绝对克制属性的圣力,第一任教皇带领神世界的斗神一举击溃妖斗士大军,支撑起了整个神世界,直到世界之门再次关闭。

“月焚神的后代和毁灭之炎再次出现在神世界,而且又成为了我圣教的教皇。魔世界的人和魔力也出现在神世界,这到底预示着什么。”神乱站在大殿外,凝视着无限的星空,心情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混乱。

灵毁刀终于在紫炎的锻烧下有了改变的迹象,包裹灵毁刀的魔力已经被紫炎焚烧一空,紫炎直接接触到了灵毁刀的刀身。

在紫炎的锻烧下,漆黑如墨的刀身开始渐渐变成晶莹的紫色,而不是普通火焰焚烧后的红色。

月夜的毁灭之炎毕竟是刚刚觉醒,又没有经过修炼,能够有如此威势已经不辱世界第一火之名。在与彩色火焰争斗的时候已经消耗了一部分,再加上焚烧圣力,密室晶体和灵毁,又是一分为三,就算是世界第一火也已经支持不下去了。

疯狂的紫炎渐渐的熄灭,月夜赤裸的身体也随着紫炎的熄灭而显现出来,直到最后紫炎只余一点火种,才不甘的放弃了焚灭灵毁的打算,回到了月夜的身体当中。

失去了紫炎的焚烧,灵毁掉落在了地上,被烧的通体紫色晶莹的刀身也渐渐冷却下来,冷却后的刀身也已经与以前略微不同,毕竟毁灭之炎之名不是假的,刀型还是在焚烧中有了一丝改变,颜色也由纯黑色变成了墨紫色。

圣力更是被炼化成了只有一滴水的模样,在紫炎退回月夜的身体后,晶莹如水滴似的圣力也射入了月夜的额头,在月夜的额头上形成了一个水滴似的晶体,紧紧的与月夜的肉体生长在一起。

史无前例的纯净圣力自额头的水滴形晶体上流入月夜的身体,在月夜的身体中如水般流转,遇到毁灭之炎盘踞的地带却飞快的离开,不敢去靠近。

毁灭之炎现在霸占了月夜的心脏,只是经过了先前的疯狂消耗,现在的毁灭之炎只余下一小簇火种,想要恢复先前的威势,恐怕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月夜刚才虽然不能控制身体,但精神还是清醒的,自然看清了发生的一切,虽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但月夜可以确定一点,他体内的神之血脉绝对不是原本想象的那么平凡。

感受着心脏中那一丝霸道的毁灭气息,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月夜忍不住抬起手去抚摸了一下心脏的位置,似乎能感受到那一丝紫炎的跳动。

捡起掉落在地上变成墨紫色的灵毁,月夜惊讶的发现,在不远处还有一大块奇怪的晶体。

http://www.qidian.com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教皇》的人还看过

关于玄幻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ypc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玄幻小说网 做最优秀的玄幻小说小说阅读网站。